宏海总代

张玲说法| 8份行为禁令 总标的过亿 谁按下了侵权行为“暂停键”
2020-09-28 18:18
来源: 深圳新闻网
人工智能朗读:

张玲说法| 8份行为禁令 总标的过亿 谁按下了侵权行为“暂停键”

关注网络热点,直面网友关切。张玲说法,联手深圳市律师协会,请来深圳专业律师,从身边网事入手,让法律好懂好用,做你身边的法律智库。欢迎你把更多的法律案例和困惑告诉我们,我们请律师来解答。(电话:83521468,传真:83911897,邮箱:zhangl@syqssdn.cn )

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2020年9月28日讯(记者 张玲 张喆 赵文硕)提速,暂停……两个动作给深圳知识产权案件审理带来的转变是什么?深圳知识产权法庭从2019年开始推行知识产权案件快审,其中专利案件(外观设计、部分实用新型案件)平均审理周期压缩到半年以内。当遇到无法快审的案件时,深圳知识产权法庭采用下发行为禁令的形式给侵权行为及时按下“暂停键”。本期张玲说法专访深圳知识产权法庭庭长卞飞,请庭长从法庭成立这3年来受理的案件数量和类型,预测未来知识产权纠纷案的趋势,并为企业维权提出建议。

卞飞庭长在专访中提到,科创板开通后出现了新型的知识产权案件类型,也提到了国际上发达国家对知识产权司法定价权的争夺。我国的司法机关也在积极调整职能应对,探索打破欧美司法机关的长臂管辖,发挥本国知识产权审判力量,维护民族产业的创新发展。

宏海总代在企业维权方面,卞飞也给出了干货满满的建议。以下是采访实录:

记者:深圳是一座创新的城市,也是专利之城。有数据显示,2019年,深圳全年专利总量共计261502件。从知识产权法庭受理的案件看,深圳近年知识产权案件数量的变化趋势是怎样的?

宏海总代卞飞庭长:深圳这几年知识产权案件呈大幅增长的态势,据统计,平均每年增长1万宗左右,2018年全市法院受理的知识产权案件是3万宗左右,到2019年增长为4万宗,到今年的上半年全市就已经达到了4万宗。可以讲深圳的知识产权案件是呈大幅增长的态势。

研判增长的态势背后,一方面反映了深圳创新产业的蓬勃发展,众多创新主体愿意、善于运用法律武器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深圳市各级党委政府及司法机关加大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使得深圳成为知识产权保护的一个高地,我想这两方面原因都是有的。

卞飞就深圳知识产权法庭案件审理情况接受深圳新闻网记者采访。

记者:深圳近年来知识产权案件集中在哪些类型?

宏海总代卞飞庭长:知识产权案件分两个审级,一个是区院受理的案件,一个是中院知识产权法庭受理的案件,区院的案件集中在著作权、商标权以及不正当竞争案件,比如说图片侵权、KTV歌曲侵权、制作网站播放的影视作品侵权,或者用了他人的商标、用了他人的字号,是这样一类的知识产权案件。深圳中院知识产权法庭受理的就是专利这一类的技术类案件,比如说外观设计、实用新型发明,以及计算机软件、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植物新品种等。

这些年来,深圳尤其是深圳中院受理的这一类技术类案件,大约占到全国的1/5-1/10左右。同时这类案件里有两类案件是知识产权“皇冠上的钻石”,一类是通讯行业的标准必要专利案件,中兴、华为、 OPPO正面临着这种标准必要专利的诉讼,对国外或国内,或起诉国外。

另一类是今年出现的新现象。大家都知道科创板开通了,科创板对于一个上市企业有专利数量的要求,一般是3宗到5宗,这样就产生了一种案件,叫上市公司的“阻击战”:上市公司要去科创板了,竞争对手就发起知识产权的诉讼,如果他打掉你1宗或2宗甚至更多的知识产权,你可能就上不了科创板了。这类案件现在已经有一些了,而且正在不断地涌现。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司法力量、司法审判就要应对这些形势的发展,不断地调整和更新。

宏海总代同时,现在也有一个新的现象值得大家注意,就是知识产权的司法定价权的争夺。大家如果留意的话,可以看到无论是美国、英国、德国,都积极去裁判一些涉及中国核心知识产权核心通讯企业的知识产权案件,比如华为、OPPO,甚至中兴。可能在英国整个国家的销量只占到中国企业在全球销量的百分之零点几,但是英国的法院就可以裁这一类案件的全球市场费率。这样下来可能会对我们的民族企业走出海外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现在的司法机关也在主动调整自己的职能应对,去充分地发挥本国的知识产权审判的力量,去维护我们民族产业的创新发展。

记者:能否请卞飞庭长跟我们介绍一下现在知识产权案件的审判周期?

宏海总代卞飞庭长:知识产权案件被大家一直比较诟病的一个问题就是维权的周期非常长,常态讲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知识产权案件涉及内容比较复杂,尤其是发明专利类案件,一个发明可能要去仔细的去解构它,需要时间。

宏海总代但是为了体现深圳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我们从去年(2019年)就开始推行知识产权案件快审。这个是什么概念?就是现在整个的知识产权分几个层级:第一类是速裁,像刚才说的著作权、商标权,我们会快速地把它消化掉。第二类是专利案件,专利案件中我们选了外观设计和部分实用新型进行快审,现在这一类案件平均的审理周期已经压缩到半年以内了,我们也很自信我们在全世界是最快的。

如何更好地发挥知识产权审判的效能?在快的同时,对于一些复杂的案件,一旦是快不起来的,我们可以先行签发行为禁令,及时制止侵权,同时挽回权利人的损失。比如,今年我们对小天才侵权案件就及时下发了诉讼禁令,禁止侵权方在市场上在销售这种仿冒小天才商标的产品,这样就及时地将侵权行为按下了暂停键“先停在这里”,然后法院再把这个案件精雕细琢,培育成一个精品案件。去年我们大概发了8份行为禁令,标的过亿,我们应该算是在国内发的最多的一个法院了。

记者:知识产权案件的审判会涉及多个领域的专业技术问题,法官们如何应对?

卞飞庭长:知识产权案件最大的特点就是技术性,需要法官有丰富的裁判经验,但是光这些还是不够的,因为一个法官不可能涉猎所有的技术领域,所以我们现在开始建立技术调查官队伍。

宏海总代今年刚刚有两名技术调查官加入到我们的队伍里,一位之前在手机企业里专门做手机测试,我想他的到来可以帮助我们解决手机通讯行业的知识产权,还有一位在理工院校教自动化控制,他在工业制造自动化控制这一块会给我们提供非常好的专业知识。通过这样一个整合,我们对于技术类的案件裁判和判断会非常的精准和到位。

记者:在知识产权维权方面,卞飞庭长能否给企业一些建议?

宏海总代卞飞庭长:我想这个事情要分为几个维度:第一个维度,对于大部分可能会被涉及到侵权的企业。我们还是要尊重知识产权,去保护创新,提升自己遵守法律的意识,比如说现在大量的案件在著作权这些领域都有涉及,其实如果自己的法务的力量稍稍强一些,或者合规的审核稍微强一些,就可以避免这些诉讼,因为每一个案件在诉讼网上都是要公开裁判文书的,会留下痕迹,可能对企业自身今后的信誉等各方面都会造成影响。

第二个维度,对于正在发展中的企业。要注意知识产权的创造,就是说现在在知识产权案件里,我们感受到更多的是核心竞争企业的交锋,比如说行业内的“领头的”和行业内“追赶者”之间的诉讼。这个时候如果你的创新力量强,要注意把这些创新转化成知识产权,转化成专利,这样就会为日后的交叉许可创造条件。

宏海总代知识产权的案件最后很多是和解的,它的前提就是,比如说你有5个专利,我有3个专利,你打(起诉)我的时候,我可以跟你讲,我现在这3个专利也许可给你达成交叉许可,这样能够推动企业和谐共存发展。

第三个维度,对业内一些走在前面的企业,可能它有比较强的法务,有比较强的知识产权储备,专利数也排在前面。我想这就需要企业和法院一起去缔造“知识产权保护皇冠上的珍珠”,就是他们要用他们最精干的力量,法院也要用法院最精干的力量,走到国际的舞台去维护中华民族产业的知识产权,去展示我们中国人在国际知识产权保护舞台上自信的身影。

[编辑:施冰冰]
大乐透画线图 走势图双色球杀一红汇总七星彩对比历史开奖号码腾讯分分彩输钱了能赢回来吗浙江12选5怎么买视频关于体彩的文章 必看杀红达人双色球腾讯分分彩有平台反水不 宏海招商 宏海挂机 宏海注册 宏海注册网址 宏海登录